赵公明是如何由“瘟神”进化为“元帅”“财神”的

赵公明是如何由“瘟神”进化为“元帅”“财神”的

说起“赵公明”这尊道教神灵,大家首先想到的都是手托元宝的“财富之神”,然而并非如此,这位神灵从古至今的神格形象有着一个从恶至善的转变过程,其形象经历了瘟鬼、瘟神、杂神乃至正神的阶段,而真正使赵公明广为人所知,则源于道教内部对其神格的归正———由瘟鬼杂神变为守卫正一玄坛的元帅正神。这个改变与道教祖师张道陵的传说正是一段佳话。而成为玄坛神之后的赵公明,在神格上有了比较大的改变:

一是与殷郊、温琼、马胜、关羽等并列,成为道教著名的元帅神之一;

二是神职丰富多样,和合利财成为其显化的主要功能之一。

而在历史中,也不乏作品折射出赵公明背后瘟神形象的影子。《封神演义》作者对于赵公明形象的处理,不同其蓝本《武王伐纣平话》,作者用玄坛元帅的勇武形象替换了留有瘟鬼痕迹的赵公明,并依循自己的价值取向,改写了道教传说中玄坛神的身世命运。这样的改写亦不同于《东游记》《三宝太监西洋记》等作品,着意凸显出玄坛神招财利市的神职,有力的促进了赵公明神格财神化的进程。当然,这种改写方式与其说是作者的创造,不如说是作者在玄坛神已然具有的招宝、纳珍、招财、利市的神职体系之上,进行了适当的简化处理。而目前学术界多认为“赵公明”出自东晋时的《搜神记》。

赵公明是如何由“瘟神”进化为“元帅”“财神”的

据笔者了解,赵公明这尊神灵,不仅限于利市,同时又积“瘟疫(卫健),和合(民政),财(财政),促销(贸易),五猖(保安)”于一体,另与灶神也有交融,还管赏善罚恶(维护社会公平正义)。

据《真诰·协昌期》中提及,赵公明在文献中出现之处,就兼具扬善、惩恶二种权能;又据《正一殟司辟毒神灯仪》①其中“西方行瘟赵使者”即赵公明,又有《太上洞渊神咒经》卷 11 则明谓赵公明行瘟疫病: “又有刘元达、张元伯、赵公明、李公仲、史文业、钟仕季、少都符 , 各将五伤鬼精二十五万人 ,  行瘟疫病。”讲的就是以赵公明以瘟惩戒恶人有着行驶瘟疫(卫健)的作用,直至南宋,依然突出的是其惩恶职能,身份或为瘟鬼,或为行瘟使者。南宋·路时中《无上玄元三天玉堂大法》卷 13《斩瘟断疫品》云: “北酆帝主鬼部之帅、人间将帅、五岳之神 , 遍行天下 , 承其罪釁 , 放其毒气 , 以惩恶人。西方白瘟鬼赵公明 ,  金之精 ,  领万鬼行注气之病。”总之 , 自有文献记载直至南宋 , 赵公明虽为瘟神 , 却并非专行恶事 , 其职能多为惩恶 , 亦兼扬善。

而至元代 , 赵公明惩恶、扬善的两种神格逐渐开始合并。如元本《新编连相搜神广记》中就有两个赵公明———五瘟使者与赵元帅。前者继续司行瘟疫, 后者则专为善事②。

同时该记载中还有一段,“赵元帅 , 姓赵讳公明 , 钟南山人也。其服色: 头戴铁冠 , 手执铁鞭者 , 金遘水气也; 面色黑而胡须者 , 北气也; 跨虎者, 金象也。驱雷役电 ,  唤雨呼风 ,  除瘟剪疟 , 保病禳灾 , 元帅之功莫大焉。至如讼冤伸抑 , 公能使之解释 , 公平买卖求财 , 公能使之宜利和合。但有公平之事 , 可以对神祷 , 无不如意。故上天圣号为高上神霄玉府大都督、五方之巡察史、九州社令都大提点、直殿大将军 , 主领雷霆副元帅、北极侍御使、三界大都督、应元昭烈侯 , 掌士定命设帐使、二十八宿都总管、上清正一玄坛飞虎金轮执法赵元帅”

该段把赵公明诠释为一尊利于民政的善神,变行瘟疫为“除瘟剪疟,保病禳灾”。以公平事祈祷赵元帅无不如意,诉讼冤屈,伸告抑郁,均可使之释然。在诸公平事中,“公平买卖求财 ,  公能使之宜利和合”则直接与财神之职相关。在此突出“公平”二字 ,强调求财须有“公平之心”才可使之如愿。而在《法海遗珠》卷 17 “南院火狱大法”中,赵公明的司职作用与《搜神广记》基本相似,但在具象上更为明显③。

到了明朝时期,流行文化中更加凸现赵公明的善神形象,且其善神主要职能渐向财神转变。加上造神运动的推动作用, 民间对宗教神更是膜拜有加,迎合了民众急于求财的普遍心理 , 满足了日益广泛的祈财信仰需要 , 自然使得原有的财神信仰更加专一,以便善男信女们供奉。于是元本《搜神广记》的神格形象略加改造即纳入《道藏》, 名为《搜神记》。这就有了后续《三教源流搜神大全》与《新刻出像增补搜神记》中的赵公明形象。二者逐渐淡化了赵公明的瘟神特性,主要原因在于民间祈财信仰的迫切需要,使得财神神职更得信仰。

话分两头,赵公明与灶神的交融在历史中,来源于汉时有腊日以黄羊祀灶祈富的习俗。据《后汉书·阴兴传》云“宣帝时 , 阴子方者 ,  至孝有仁恩 ,  腊日晨炊 , 而灶神形见 ,  子方再拜受庆 ,  家有黄羊 , 因以祀之。自是已后 , 暴至巨富,故后常以腊日祀灶而祀黄羊焉。”

又有《初学记》卷 4 “七月七日第九条”引周处《风土记》云:“七月七日 , 守夜者咸怀私愿 , 或云见天汉中有奕奕正白气 , 有耀五色 , 以此为征应。见者便拜而愿 , 乞富乞寿 , 无子乞子, 唯得乞一, 不得兼求 , 三年乃得 , 言之颇有受其祚者。”“颇有受其祚者”, 亦可见其“灵验”。

直至唐代,送穷习俗盛行的同时 , 又有二月二迎富之俗④

虽然此处没有明确的体现出赵公明的名号,但至少可看出此时祈财信仰已较普遍。且春节张贴财门年画风俗的盛行 , 也表明了民间祈财文化的广泛出现。这种广大的祈财信仰迫切需要一位专职神祇 ———财神来满足民众的祈财愿望。而这种民间的愿景不断堆砌,直到明代晚期才最终完成了道教神仙与民间信仰的互相融合,形成了赵公明的华夏财神形象。

在民间信仰中,赵公明的财富神职最深入人心,而在其道教本相中,却是按照五行的特性来分部职权的,《典籍实录》:赵公明乃“日之精”。上古时,天上现十日,尧命羿射九日。八日落入青城之内为鬼王,发病害人。唯一日幻化成人,骑黑虎,执银鞭,隐居蜀中,乃赵公明也。

赵公明是如何由“瘟神”进化为“元帅”“财神”的

后天师张道陵让其守护丹室,丹成之后得一份,变化无穷,法力大增。天师又使其护玄坛,故以“玄坛元帅”称之。天师升天后向天庭保举,封其为“天将”。从这里可以看出,赵公明本身是日之精,纯阳之炁,而在坠落后,化为太阴鬼炁,赤火化为黑水,这是赵公明属性中水之属的由来,也是主死亡瘟疫的由来。

又见于上文““赵元帅 , 姓赵讳公明 , 钟南山人也。其服色: 头戴铁冠 , 手执铁鞭者 , 金遘水气也; 面色黑而胡须者 , 北气也; 跨虎者, 金象也。”这里说明的是得道后赵公明金性圆满,又有西方金象,流动的水和光泽的金正是古代财富的象征,所以赵帅从神性上又显示出了财富之象。但仅仅认为赵帅是财富之神,又是不准确的,因为赵帅本身代表的是大日复燃之势,西方金锐之气,北方玄水之动,真正的象征意味是存在于万物中兴盛蓬勃,雷厉风行的威势。既可以代表财富的兴旺,也可以代表家族、身体乃至命运中的勇猛精进和突破困境,正是一位意象十足的大神,其蕴含的锐意精神远不至于财富上的运气,也有着人本身所具有的精气神的兴盛之态。

文献参考:

①《正一殟司辟毒神灯仪》云: “臣众等志心归命西方行瘟赵使者 : 伏以洪炉造物 , 覆涛所以无私; 疏网临人 , 善恶因而有报。五方使者 , 除凶去暴; 正直聪明 ,  褒忠佑孝。

②《新编连相搜神广记》:“五瘟使者”条云: “此是五方力士 , 在天上为五鬼 , 在地为五瘟。名五瘟 , 春瘟张元伯、夏瘟刘元达、秋瘟赵公明、冬瘟钟仕贵、总管中瘟史文业。如现之者 , 主国民有瘟疫之疾 , 此为天行时病也。

③《法海遗珠》“高上神霄玉府大都督雷霆副元帅、北极侍御使、应元昭烈侯、金轮执法赵公明 ,  紫黑色 ,  面胡须 ,  圆眼 , 铁幞头, 黄抹额, 金甲 , 皂衤卓袍 , 绿靴 , 左手提铁索,  右手仗金鞭 ,  乘黑虎。

④ ,韩鄂《岁华纪丽》卷 1 “二月”条“巢人乞子以得富”注云: “昔巢氏时 , 二月二 , 乞得人子归养 ,之家 , 便富。后以此日出野田采蓬 , 兹向门前以祭之 ,  云迎富。

(作者/九色离罗  编辑/罗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