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研究 > 经典解读

读《道学通论》劄记

时间:2010-12-12 11:10:00  来源:龙虎山道教协会  作者:万景元

玄学,是我国魏晋时期的显学,清谈士人的名士风度,对于我国后代文人品格影响颇深。而当时的一些著作《周易王弼注》、《庄子郭象注》等,在中国学术史上都有举足轻重的地位。而关于玄学的形成、及其特质,近代学者各有不同的见解。

胡孚琛先生的《道学通论》,其中论述魏晋玄学时说“东汉以来,繁琐的儒家经学和虚伪的礼教文化日益走向自己的反面,儒家名教失去维系社会人心的力量,至魏晋时期一批在战乱中成长起来的青年士族起而打破汉武帝以来的文化专制局面,引入道学和佛法,使中国文化为之一变,玄学遂成为一代显学。...玄学既为一代显学,必然也糅合进儒家学说,其中开创正始玄风的何晏、王弼一派对儒学观念尚未真正脱开,对老庄著作作曲解,使玄学家在道家的旗帜下从理论到实践都背离了道家的原旨”【出自胡孚琛、《道学通论》、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9年第一版、第三十一页】

汤用彤先生的《魏晋玄学论稿》则提出截然不同的看法,说“向、郭之注《庄》,不但解《庄》绝伦,而其名尊圣道,实唱玄理,使不相违,遂使赖乡夺洙泗之席矣。【汤用彤、《魏晋玄学论稿——言依之辨》、上海古籍出版社、2001年第一版、第三十四页】

两位都是学界泰斗,其结论看过去却截然不同。胡教授认为玄学属于儒家的,背离了道家;汤先生则认为玄学“名尊圣教,实唱玄理”,是属于道家的,背离了儒教。我认为两位前辈的看法都是正确的,只是两位的意识形态和表述的方式不同而已。

为什么呢?

因为汤先生是民国年老一辈的大学者,当时学者多受儒家观念的出身,故汤先生乃一彻底的儒家信仰者,虽然一生致力于道学的研究,而所服膺的仍然是儒教。故而对于向、郭的《庄子注》中所宣扬的玄学,于儒家的背离之处更关注。我认为这原因在于汤先生的深厚的儒家正统观念。

但是胡教授则不然,胡教授出生于新时代,早年学习的是化学,是一个坚定的马列主义信仰者,后来接受钱学森教授的委托,研究道学,因为胡教授没有所谓的正统儒家观念,而后半生精力专注于道学研究,而先生乃以道学的继承于泰斗自命,故而于魏晋玄学之背离正统道学的地方便特别的在意。

应该说两位先生的观点都是对的,因为魏晋玄学就是魏晋玄学,既不同于正统的老庄思想,也不是所谓的儒家礼教,是一个时代特定的产物。冯友兰先生编著《中国哲学史》的时候把《庄子》和《庄子郭象注》分列,可谓深有见解。好比朱子《四书集注》所阐述的是理学观念,而有别的孔子原有的思想。

然而一门新学术的形成,必定要借鉴于前代的学术遗产,也与当时的社会环境难以分开。好比文学史中常说的一样,文学的发展历史,是一种大势也是一种惯性,不是一两个人所能左右的,有时候的确有不得已的东西。这个不得已,不是超自然的力量,是一种潮流。我认为玄学的形成也应该是如此的。

然而对于学术的源流,不追究则以,如果真正考校的话,那有不是一两句话,或者是一个潮流、或阶级能解决的问题。

关于魏晋玄学的起源,大约有以下几种说法

第一、   是汤用彤先生《魏晋玄学论稿》中,溯源于东汉末年的人物评论。“正始以前名士兼取老学者实际上是学术大变中的过度人物。魏初清谈所言君德中庸,仅用之于政治,以之为知人任官资本,而正始玄学则以《老子》君德无名证解玄学家之形上学说,即认为君德之能中庸,乃在于其能法道之无形无名,因任万物之自然,并因此而可以成天工而跻于至治。刘邵所代表的魏初清谈实为正始玄学之温床。”【汤用彤、《魏晋玄学论稿》、上海古籍出版社、2001年第一版、汤一介、孙尚扬《导读》之第二十三页。】

第二、   是胡孚琛先生《道学通论》中所说的“一批战乱中成长起来的青年士族名士起而打破汉武帝以来的文化专制局面,”

第三、   这个观点来自于万绳楠先生整理的《陈寅恪魏晋南北朝史讲演录》,所述的是陈寅恪先生的观点,“阶级和集团分析的观点与方法,竟贯穿在陈老师的全部讲述之中。”【出自万绳楠整理、《陈寅恪魏晋南北朝史讲演录》、贵州人民出版社、2008年第二版、序】

在《讲演录》中,陈先生大致意思是曹操本出身贫贱,所以为巩固自己政权,宣布“重才不重德”,乃是彻底打破儒家大族的政治传统。司马氏政权是出身名门,故宣扬忠孝。玄学家的推崇自然,是对司马氏政权的不合作态度。而当时的学术纷争也就是寒族与士族观念的分歧,玄学自然起了调和两个阶层矛盾的作用。

虽然关于玄学的起源,有这么几种不同的说法,但是都一致认为玄学仍然是老庄一脉的传承,《道学通论》说“玄学家虽然脱离了先秦老庄学和秦汉黄老学的原始道家思想,但在道家思想的发展中开创了一个具有时代特色的新形态,玄学诸派,无论从宇宙论或伦理学上都是以道家为本的。”【胡孚琛、《道学通论》、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9修订版、第三十一页】

《魏晋玄学论稿导读》云“他们反对名教,主张越名教而任自然,其思想具有鲜明的浪漫色彩,完全表现出一种《庄子》精神。”又说“可见其孤怀独往、直面现实而又追求玄远之境界的关切。”【汤用彤、《魏晋玄学论稿》、上海古籍出版社、2001年第一版、《导读》第九页】

魏晋时期,是一个大动乱的时候,玄学家为社会现实所逼迫,不得不于玄远的境界中追求其精神的自由,故有人认为魏晋实为我国人文思潮觉醒的时期。如果我们读一读当时的著作,不难体会玄学家的苦闷,但是他们毕竟是优秀的哲人,能够恪守社会伦理,保有内心的一份宁静与逍遥。胡孚琛先生说“玄学家主张越名教而任自然,给当时的伦理习惯带来极大冲击,使知识分子的人格和个性从礼教的禁锢中解放出来。魏晋名士才华横溢,个性鲜明,形成具有时代特征的文人风度。同时,山水画、盆景、园林艺术等也发展起来,使自然主义成为风尚,道家思想给整个社会带来清新的气氛。”【胡孚琛、《道学通论》、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9修订版、第三十一页】洵为的论。

(责任编辑:御剑飞行的dream)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天师府戊戌年第一期中级法事培训班开班
天师府戊戌年第一期中
江苏昆山市道教协会薄建华会长一行参访道教祖庭龙虎山
江苏昆山市道教协会薄
香港中文大学黎志添教授一行朝圣道教祖庭龙虎山
香港中文大学黎志添教
2018年龙虎山道教协会招聘公告
2018年龙虎山道教协会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