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研究 > 经典解读

《公孙龙子》新解

时间:2013-03-18 09:23:00  来源:龙虎山道教协会  作者:admin

《公孙龙子》新解

徐才金

 

内容提要:先秦时期的公孙龙,以“雄辩”著称一世。后人在诸子百家中,将其列为“名家”。其实,以公孙龙的逸事及其著作《公孙龙子》来评析,他可以说是中国语言学、逻辑学理论的开山鼻祖。通读《公孙龙子》全文,可以看到它是以“辩”的形式阐述自己的观点和理论的,其特征是以口辩为主,靠的是思维敏捷、逻辑严密,从而“服众人之口”。正因如此,《公孙龙子》在“诡辩”中,不求系统、全面地反映自己的哲学观点,而是“攻其一点,不及其余”。所以造成了后世对他的一些论述颇有非议。在《庄子·天下篇》就说:“桓团,公孙龙辩者之徒,饰人之心,易人之意,能胜人之口,不能服人之心,辩者之囿也”;战国末期的大思想家荀子也说:“(《公孙龙子》)此惑于用名乱实也”。进入近代和当代,更有不少的理论大家,称公孙龙子是“形而上学”,是“客观唯心主义者”,综其论点,无非是批判公孙龙以偏概全,夸大其词,沦入“诡辩”。然而,笔者以为:读《公孙龙子》,关键在于“切时、切景、切事”,以当时的环境、气氛和公孙龙在“辩”中所表达的主体思想,才能全面、客观地理解其深刻的含义。

下面,笔者愿结合现代生活的诸多现象,试图对《公孙龙子》进行一番新的解读,如有错误之处,欢迎在座诸君批评指正。

主题词:《公孙龙子》   诡辩    现实生活

“白马非马”——对个别与一般概念的奇诡论说

“白马非马”是公孙龙的成名命题,他通过“马者所以命形也,白者所以命色也”,论证了“形(马)”与“色(白)”两者之间不同的概念,即“白马”是形与色两个概念的结合,所以“白马非马”(有别于,不等于马)。又以“求马,黄黑马皆可致,求白马,黄黑马不可致”,得出“马”(一般概念的,抽象的马)与“白马”(个别的,具象的马)这两个概念内涵和外涵的不同,所以“白马非马”;然后又进一步说说明“马固有色,故有白马”,指出马的共相(一般的马)与白马的共相(个别的马)的不同,得出“白马”是“合马与白,复名白马”的结论。

《公孙龙子》中的“坚白论”与“白马论”有异曲同工之妙,都是讲逻辑思维的。不同之处在于,“白马论”侧重于个别与一般的概念,而“坚白论”侧重于主观与客观的关系。通过对一块白石的剖析,论述了客观事物中各种不同属性具有先在的、可分离的性质。他举例说:“视不得其所坚而得其所白者,无坚也。拊不得其所白而得其所坚,得其坚也,无白也”。用今天的话来说,眼睛只能看到颜色(白),但不能区别坚软,手摸能感觉到坚软,但手不能辩色。这两者之间便分属两个不同的概念,所以叫“离坚白”,他们统一于“石”之中,所以“其举二”,而“石犹此石”(王琯语)。这在人的认识论方面应该是一种飞跃。事物的不同属性通过不同的感觉进入人们的认识,从而使人们能在一定的条件下把握事物的整体。“离”就是分离,或曰剥离,只有先认识到事物不同属性(或概念)的“剥离”,才能认识到整体的“合”。

下面,着重谈谈公孙龙的思辩中的“奇诡”之道。正因为他的“奇诡”而招来了不少的“非议”,而对种种的非议,笔者却认为有重新认识的必要。

首先,《公孙龙子》五篇中的四篇都是以对话文体出现的,也就是说,是在辩论中进行的。辩论场亦如战场,孙子云:“兵者诡道也”,又云:“出奇以制胜”。公孙龙提出“白马非马”、“坚、白、石”的理论,本身就是对传统固定的思维定式发起冲击,他不需要对原有的思维定式进行多方面的认识。譬如“白马”明明是“马”,公孙龙不会不知道,“白石”就是一块白石。而他偏能在“白马是马”中抽象提出“白马非马”,在“白石”中分离出坚和白。正是这种奇特的思维,开启了中国语言学、逻辑学的一种全新的方向。

其次,关于公孙龙对不同概念的差异过份夸大的批评,可谓不绝于耳。然而笔者认为,正是这种“夸大”才会引起世人的警醒。传统而僵化的思维定式才会被打破。当人们慢慢地从这种“夸大”中看出其谬误之时,公孙龙早已在那场“辩论”中大获全胜了。

顺着《公孙龙子》的思路,不妨再举二例。

其一:“功德非德”。“功德”在汉语中是一个词组,而含义则各不相同。“功”指业绩,《说文》解:“以劳定国也”,而“德”指品德、操守,属于精神范畴。二者合之为“功德”,离之则分属两个不同概念。如当今某些大国、强国,也常给小国、穷国一些援助、救济,不可谓无功,但都常常附带一些政治条件,甚至侵害受援国的尊严,能说还有“德”吗?又如某些富人、大亨,也常做些善事,如铺桥修路、助学济贫等等,但在行善之时,却是香车宝马、趾高气扬,且大肆宣扬,颇有“沽名钓誉”之嫌,这也不能称为“有德”。

其二,“性爱非爱”。性爱是一个当代词汇,专指男女之事。然而,在这里的“性”乃指行为,“爱”指人的感情。“性”未必有“爱”,而“爱”则融合于“性”。现实生活中的热恋男女,往往不明其中的差异,以致酿成许许多多爱情悲剧。若世人读懂“白马非马”、“离坚白”,是否就能有所警益呢?明乎此,公孙龙还需要讲更多的话吗?

指通能变——以逻辑分析为核心的奇妙语言

“物莫非指、而指非指”,这是公孙龙在《指物论》中的开篇名言。在这里的“物”,是指具体事物,而“指”则指事物的概念或名称。王琯《公孙龙子悬解》中则加上“相是非”,总之,是主观的“指”。譬如人,每一个人都有一个名字,这叫“物莫非指”,但人的名字本身不是“人”(指非指),联系到世间万事万物,没有一样不是有其概念和指称的,这种具体的各不相同的概念和指称,就叫做“物指”,指亦同“旨”。“物”和“物指”又总称为“非指”,即不同的两个概念。公孙龙同时又说,这个神秘的“指”当它显现出来时就成为具体的“物”,而当它不显现时,便为“自藏”,就不存在具体的“物”。它们既是统一的,又是可分离的。在这里,《公孙龙子》就把一个不为人所知(至少是绝大多数人)所不知的观点,运用逻辑分析,奇妙地展现在人们的面前。如前所述,他只是强调“指”与“非指”这一个侧面,只要使人们都接受了,其目的也就达到了,无需顾及其它,也不能因此就认为是“客观唯心主义”。

“二无一”是《公孙龙子》中另一个重要命题。这个命题主要是讲事物“变”与“不变”的。其文深奥难懂,若不认真阅读,很难理解其微言大义。其实,如果读懂了,也就不难理解,所谓的“二无一”与“二有一”只是一个相对的哲学命题,并非一般人理解的“数”。“二”代表整体,“一”代表个体,个体与个体之间,两个不同类的部分不能合为另一个新的整体,即所谓“羊合牛非马”、“牛合羊非鸡”、“青以白非黄”。但任何事物都是运动变化的,一事物可以变为多事物(量变),此事物也可以变为他事物(质变),如一苗变多株、君子变小人等等。《公孙龙子》认为,这就是“类”。所谓物以类聚,聚即“合”。譬如人与兽,人不可与兽合为兽,但可归类为“动物”;男人、女人、老人可以合为“人”,“人”不可以专指为“女人”。这就是说,但凡“概念”必需具有确定性,概念不确定便“无所指”。同时,这里面还涉及到语言逻辑,即主词与宾词之间矛盾的统一。在这些看似充满诡辩色彩的语言中,让人们对事物的认识更加深刻,更加深远,同时也寄托了他对伦理、哲学的多方位、多视角的思考。

《公孙龙子》的这些观点,对于今天的人们来说,仍有重要的启迪意义。现实生活中,往往有很多人分不清主体与客体、个别与一般的关系,分不清“变”与“不变”、“离”与“合”的内在联系。而在自己的事业中做出一些事与愿违、得不偿失的后果。例如,“一物多指”的现象便时有发生,内地的运输车辆,一车多证,部门涉及交通、稽征、公安、税务、工商、城管,发了“营运证”还要发“准运证”,发了“驾驶证”,又发“安全证”,一物多指,概念不清,让人不知所从。还有一种是概念与目的相悖。据说某厂家为了推销小车,专门举办了一次大型展销会,为了吸引顾客的“眼球”,竟别出心裁,让众多的“裸女”站在小车旁做广告,然而意想不到的是,众多顾客的眼球都被一个“裸”字吸引去了,小车反而无人问津。这些都说明,学习古代哲人的先知先觉,对今天的人们仍有着很重要的启迪意义。

循名责实——维护社会伦理秩序的真知灼见

关于名和实的问题,早在两千多年前的诸子百家就曾进行过深入的探讨。道家鼻祖老子有“名可名,非常名”和“无名”、“有名”的论述;儒家先哲孔子有“名不正,则言不顺”及“必也正名乎”的述说;荀子针对当时社会种种“乱名”现象,曾发过“奇辞起,名实乱”的概叹。可见,“名实”二字,对于维护社会伦理秩序是何等重要。

公孙龙的《名实论》,其实与上述先贤的论述是一脉相通的。而且,通读《公孙龙子》的前四篇(《白马论》、《指物论》、《通变论》、《坚白论》),也全都是以“循名责实”为指归的。后人称公孙龙为名家,其实也缘于此。

名实论的核心内容,是名实相副,名实不副,便叫“乱名”。这里的“名”,指的是事物的名称、名目及其涵盖的实质意义,而“实”则是指客观事物的本身以及与生俱来的内在实质。名实论的核心思想,是“告之以名,举彼之实”,正因如此,凡给一事物之“命名”,便当慎之又慎,不使其“违”。清代严复云:“一名之立,旬月踟蹰”,可见命名之不易。一名既立,其位自定,功用相伴,责任相随。譬如婴孩,从细胞、胚胎至生人,本无其名。出生之后,必需取名,以区别于“他人”。而一旦取名,则“名(名字)”与“物(婴孩)”便混而为一,就成了“专指”。这个“名”在社会人群中的位置(籍)及一生的功过赏罚都要相伴终生。或者有人会说,人名也会更改,但作为“这个人”的本质属性则不会更改,新的命名同样要担负起“这个人”的一切属性。“名”为什么副实?《公孙龙子》云:“实以实其所实,不旷焉,位也”。“位其所位”就叫“正”。而要正,则必先正其名。正其名,就是给一个事物先下一个定义,有了这个定义,就可“责其实”(是否符合这个定义)。

下面,再来探讨什么叫“乱名”。在中国古代,对上命不遵,称为“抗命”,越级行权,称为“僭越”,乃至于排座、车盖、冠服等都有严格的规定。在民间,内外之分、尊卑之别也各有名份,婚丧嫁娶,自有成规。再细分到日常生活,如写文章,必冠以题目,文章围绕题目而展开;违之,则为“离题”。招聘人才,当择优而取,而往往有的企业,只看文凭,不考真实本领,致使“南郭先生”之流,有可乘之机。凡举事,当有所节制,若无节制,必当泛滥而成灾。

说到商品命名,据说有一位小姐,买了一盒点心,点心盒上都印着“露丝卡多”、“卡雷多”、“芙罗兰小姐”等等的怪名,致使卖者不知所卖,买者不知所买。当代的城市,兴建了许许多多的小区,命名也千奇百怪,诸如“雪梨澳乡”、“莱茵河畔”之类,让人不知所指,疑是空中阁楼。诸如此类,皆可称之为“乱名”。

乱名的危害,轻者伤害到自身,重者危害到社会,故《公孙龙子》说:“至矣哉!古之明王,审其名实,慎其所谓”。

公孙龙是中国古代思想史上的一个奇特的人物,他的哲学思想和思维方式对中国哲学、逻辑学、语言学均作出了杰出的贡献。解读和领会公孙龙的名辩思想,若能在某些方面有所裨益,则足矣。

 

O一二年三月,写于天师府寸心阁

(责任编辑:御剑飞行的dream)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天师府戊戌年第一期中级法事培训班开班
天师府戊戌年第一期中
江苏昆山市道教协会薄建华会长一行参访道教祖庭龙虎山
江苏昆山市道教协会薄
香港中文大学黎志添教授一行朝圣道教祖庭龙虎山
香港中文大学黎志添教
2018年龙虎山道教协会招聘公告
2018年龙虎山道教协会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