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研究 > 经典解读

崇尚简单生活——“治人事天莫若啬”的现代解读

时间:2013-11-15 16:27:00  来源:龙虎山道教协会  作者: 葛荣晋

“治人事天莫若啬”这一命题是老子《道德经》59章提出的。所谓“啬”,即是简朴、节约、珍惜之意。老子认为,只有以“啬”这一理念去修身治人和敬畏自然,才能符合“长生久视之道”,从而达到天人和谐的人生境界。

但是,长期以来,由于西方经济发展模式的严重缺陷、片面强调高消费和倡导提前消费的生活理念,从而造成了人与自然的对立和生态环境的危机。西方经济发展模式是一种“发展=经济增长”的线性发展模式。这种线性发展模式,是以国民生产总值GDP为唯一指标,完全忽视了资源、环境和社会进步的和谐发展。既不注意自然资源的消耗,又不计算废物排放数量及其污染程度。他们错误地认为自然资源是无穷的,可以任人自取;认为地球是无限的,可以任人排放废物。他们错误地通过盲目贷款提倡高消费和提前消费,导致由于人类的贪婪欲望而造成道德堕落,造成资源匮乏、生态失衡、土地沙化,全球升温和人口爆炸的严重恶果。

那么,如何解决人与自然的这一严重对立呢?这是一个系统综合的工程。道家从“天与人不相胜”的角度,认为“罪莫大于可欲(当作‘多欲’),祸莫大于不知足,咎(灾)莫大于欲得。故知足常足矣。”(《道德经》46章)各种自然资源特别是不可再生资源总是有极限值,而人类的欲望则是无限的。人类的无限欲望一旦超过它的临界值,经济发展必然停滞或倒退。所以,老子指出:“甚爱必大费,多藏必厚亡。故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可以长久。”(《道德经》44章)意思是说,人过分地珍爱声名,必然要付出巨大的耗费;过多地收藏财货,必定招致沉重的损失。所以,人要“知足”,“知足”便不会因过分地珍爱声名以导致“大费”而受辱;人也要“知止”,“知止”便不会因过分地多藏财货以导致“厚亡”而危困。这样,就可以保持自己的长久发展。道家由此提出了“治人事天莫若啬”(《道德经》59章)的命题,主张“圣人去甚,去奢,去泰”。(《道德经》29章)不管是代君治民还是辅助自然,没有比节约、节俭、知足、知止精神更为重要的了。极力主张去掉穷奢极欲,因为人的私欲一旦过度膨胀就必然向反面转化,严重危害人类生命健康和造成生态环境破坏,从而由好事变成了坏事。

只有几十万人口的不丹,虽是一个小国,但是政府始终把人民的幸福和快乐作为治国的根本理念。在经济发展模式上,政府每一个重要决策,都要在详细调查研究的基础上,把人民的幸福和快乐作为取舎的标准。不丹不但在教育、医疗上实行全民免费,而且在自然环境保护上也极为出色。旅游虽是国家的重要收入,但他们从不把国民生产总值(GDP)视为经济发展的唯一指标,每年旅游人数控制在5000人左右,游客签证亦由国王亲自审批。他们认为人民的幸福快乐指数比国民生产总值更重要、更有价值。

“治人事天莫若吝”这一理念,是建立在道家的“虚静恬淡寂寞无为”的自然人性论基础之上的。道家认为“虚无恬淡,乃合天德”(《庄子·刻意》)。“夫虚静恬淡寂寞无为者,天地之平,而道德之至,故帝王圣人体焉”(《庄?子·天?道》)。把“虚静恬淡寂寞无为”的自然人性视为“天地之平,而道德之至”,是“合乎天德”的。因此,要求道德之至的帝王圣人应“返朴归真”,使自己处于至朴无邪的童真状态。只有通过“无知无欲”的道德修养将自己塑造成“含德之厚,比于赤子”(《道德经》55章)的理想人格,才能最终进入人与自然毫无逆忤的至善境界,也就是人与自然相互协调、持续发展的理想境界。

根据“治人事天莫若啬”的生态环保思想,在现代社会中,应大力提倡与宣传崇尚简单生活的理念。印度圣雄甘地讲过一句名言:“简单是宇宙的精髓。”那么,什么是崇尚简单生活的理念呢?就是道家所提倡的“守简”、“守易”,即倡导去除穷奢极欲的奢华生活,过一种量腹而食、度形而衣、容身而居、适情而行的简易生活。因为在道家看来过度地占有、过度地享受物质财富,整天逐物于外,为物所役,导致与自身内在的精神生命日益疏离,只能使人陷入无穷的烦恼、焦虑和痛苦之中以及由于名利得失而导致的无尽的情绪波动,引起多种心理疾病。

崇尚简单生活是人的一种美德。宋代司马光在《训俭示康》一文中指出:“古人以俭为美德,今人乃以俭相诟病……俭,德之共也;侈,恶之大也。”“夫俭则寡欲:君子寡欲,则不役于物,可以直道而行;小人寡欲,则能谨身节用,远罪丰家。故曰:‘俭,德之共也。’侈则多欲:君子多欲则贪慕富贵,枉道速祸;小人多欲则多求妄用,败家丧身;是以居官必贿,居乡必盗。故曰:‘侈,恶之大也。’”这就是“成由俭,败由侈”的道理。

司马光一生清廉简朴,不喜华靡,把节俭当做重要的核心价值和立身处世之道,自觉地摒弃奢侈浮华生活。在考中进士的御赐喜宴上,只有他一个人不戴红花。这件事,被司马光在晚年写进家训,教育儿子司马康注意节俭。宋仁宗皇帝临终前曾留下遗诏,要赏赐司马光等大臣一批金银财宝,司马光领衔上书,陈述国家穷困,不愿受赏。几次上书,未获批准,于是他将赏赐自己的一份交给谏院,充作公费。司马光的妻子去世后,家里没有钱办丧事,儿子司马康和亲戚都主张借钱好好操办一下,但司马光不同意,并教育儿子处世立身应以节俭为本,不要动不动就借贷。最后,他把自己的一块地典当出去,才操办了一个俭朴的丧事。这就是司马光“典地葬妻”的故事。

司马光十分注意家庭教育。当他看到儿子读书用指甲抓书页时,非常生气,教他爱护书籍的经验与方法:读书前,先要把书桌擦干净,垫上桌布;读书时,要坐得端端正正;翻书页时,要先用右手拇指的侧面把书页的边缘托起,再用食指轻轻盖住以揭开一页。他“平生衣取蔽寒,食取充腹”。经常教育儿子说:食丰而生奢,阔盛而生侈。他援引张文节的话说:“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这是“大贤之深谋远虑,岂庸人所及哉!”由于他的言传身教,司马康从小就能俭朴自律,虽历任校书郎、著作郎兼任侍讲,也能如同其父一样,以博古通今,廉洁俭朴而著称。

晚清状元张謇一生皆以“啬”为修身做事的信念。张謇号“啬庵”,生前自喻为“啬翁”,其墓地亦被后人尊称为“啬园”。在“修身”上,他曾出任民国政府实业总长、农商总长等要职。他从1895年开始在家乡南通兴办实业、教育、慈善事业,可谓呕心沥血,鞠躬尽瘁,获得了当时中外瞩目的成就。他对“啬”字格外地关注,从张謇的一生中也可以找到多处佐证。1907年张謇在《师范学校开学演说》中说:“俭何以是美德?俭之反对日奢。奢则用不节,用不节则必多求于人,多求于人则不愿,至于人不愿则信用失而己亦病,妨人而亦妨己,故俭为美德。苟能俭则无多求于世界,并无求于国家,即使适然为官,亦可我行我意,无所贪恋,而高尚之风成矣。”张謇不仅把节俭作为美德来推崇,还把节俭列入他所创办的学校作为校训来弘扬。他对自己、对家人的要求,身体力行,一直细微到饮食、起居、服饰等家庭的日常生活中。他在《家书》中嘱咐夫人:“在家加意管理、加意节省,每日一腥一素已为不薄……衣服不必多,做裁缝即可省”,做到“能少奢一分好一分”。他在信中要求其子曰:“除书籍外勿浪费”,还让儿子由海门返回南通的路上,自带点心,到茶馆买开水就食。要求儿子转告其母亲晚上早些就寝,因为这样可节省灯火。

崇尚简单生活是一种新的环保理念。在现代社会中,有些丧尽天良的人,为了满足无穷的“私欲”,贪得无厌地占有一切金钱和财富。只知大量地砍伐森林,只知污染江河、湖泊和农田(如紫金矿业污染,墨西哥湾石油污染、康菲渤海石油污染等),只知在商品中加入损害人体健康的有害物质和毒素(如石家庄奶粉中添加三聚氰胺等),只知大量杀害各种动物(如捕杀海洋中的鲸鱼、非洲大陆捕杀老虎、黑猩猩,中国捕杀穿山甲、藏羚羊等),只知野蛮地开采地下矿物(如山西小煤矿的乱开掘)等等,将大量的废气、废水和废物排放在大气中和地球上,形成了大量的工业垃圾。过度的商品豪华包装,过度的奢侈生活方式,造成了极大的物质浪费,出现了难以数计的生活垃圾。所以,只有崇尚简单生活,转变现代人的生活方式,才能从根本上有效地控制大量垃圾的形成。这也是生态环保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

崇尚简单生活是人类追求的一种绿色生活。它贯穿于人类的衣、食、住、行之中:1.“绿色食品”。随着工业文明和化学技术的发展,在食品行业中,为了充分满足人的“美色”和“美味”,出现了大量的色香味俱全的“人造食品”以及各种精加工食物。这些人造食品和精加工食物,虽然能够满足某些人的心理需求,但是它也给人类健康带来了严重危害。所以,人类要求向大自然回归,极力追求“绿色食品”,即追求未受污染的新鲜的农副产品或只经过粗加工而未添加任何人工化学成分的食品。

当前,保证食品安全是一个迫切需要解决的生态环保问题。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定义,食品安全是指“食物中有毒、有害物质对人体健康影响的公共卫生问题”。食品安全(food safety)是指食品无毒、无害,符合应当有的营养要求,对人体健康不造成任何急性、亚急性或者慢性危害。食品安全也是一门专门探讨在食品加工、存储、销售等过程中确保食品卫生及食用安全,降低疾病隐患,防范食物中毒的一个跨学科领域。但是,在现代商品市场中,多次出现的三聚氢氨事件,苏丹红事件,出售超保质期食品,出售无健康证、卫生合格证的食品,出售致病性微生物、农药残留、兽药残留、重金属、污染物质以及其他危害人体健康物质的食品,出售添加剂(如酸度调节剂、抗结剂、消泡剂、抗氧化剂、漂白剂、膨松剂、着色剂、护色剂、酶制剂、增味剂、营养强化剂、防腐剂、甜味剂、增稠剂、香料等。)超标的食品。为了保证人体健康,必须不断地建立与完善食品法(如《食品法》、《食品安全法》、《食品标准法》、《食品卫生法》等),同时,还必须出台许多专门技术规定,如《甜品规定》、《食品标签规定》、《肉类制品规定》、《饲料卫生规定》和《食品添加剂规定》等。中国正在逐步建立与完善各种食品安全应急体系。

2.“绿色服装”。在现代市场社会中,人工合成纤维以及由它而制成的各种服装,往往会放射出许多化学有毒物质,导致人类各种疾病。所以,人们对化纤衣料失去兴趣,极力追求以棉花、蚕丝、皮毛等农畜产品为原料的“绿色服装”(如德国布里塔·施泰尔曼制衣公司设计的生态服装等),已成为时尚。

3.“绿色装修”。目前家庭装修污染是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室内环境污染,主要是因为人造板、油漆、黏合剂、墙纸、地毯等装饰材料释放出的甲醛、苯等有毒气体超标所致。此外,还有各种家用电器的电磁辐射。这些污染物和辐射线,将会造成人体免疫功能异常、肝损伤及神经中枢受影响;对眼、鼻、喉、上呼吸道和皮肤造成伤害;引起慢性健康伤害,减少人的寿命;严重的可引起致癌、胎儿畸形、妇女不孕症等,对小孩的正常生长发育影响很大,可导致白血病、记忆力下降、生长迟缓等。同时,装修污染也是导致白血病、癌症和肿瘤等疾病的元凶。家庭装修污染已经成为严重危害人类健康安全的“隐性杀手”。

随着科技的飞速发展,不含甲醛和苯的健康植物胶已经国家环保产品质量监督检测中心检验认证,并投入生产,将慢慢取代含甲醛和苯的化学胶。严格按照国家标准选用合格的室内装饰装修材料,目前国家已经制定了10种《室内装饰装修材料有害物质限量》强制性标准,消费者进行装饰装修时一定要按照国家标准选择无污染或者少污染的绿色产品。

4.“绿色交通”。所谓绿色交通,从狭义上是指为节省建设维护费用而建立起来的低污染,有利于城市环境多元化的协和交通运输系统。从广义上是指采用低污染,适合都市环境的运输工具,以完成社会经济活动的一种交通概念。

从交通方式来看,绿色交通体系包括步行交通、自行车交通、常规公共交通和轨道交通。从交通工具上看,绿色交通工具包括各种低污染车辆,如双能源汽车、天然气汽车、电动汽车、氢气动力车、太阳能汽车等。绿色交通还包括各种电气化交通工具,如无轨电车、有轨电车、轻轨、地铁等。

绿色交通是一个全新的交通理念。这种新理念是由三个重要元素所构成:一是通达有序;二是安全舒适;三是低能耗、低污染。

从“人造食品”向“绿色食品”、从“化纤服装”向“生态服装”、从“污染装修”向“绿色装修”、从“传统交通”向“绿色交通”的过渡,充分地反映了21世纪人类在老子的“道法自然”观念启迪下,在生活方式上,向大自然回归的一种表现。现代人类经过对工业文明反省后正在向“生态文明”新的生活方式过渡,即绿色工业、绿色农业、绿色食品、绿色服装、绿色装修、绿色交通、绿色奥运、绿色世博等,努力建设一个“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这是每一个人都应肩负的重要的社会责任。

崇尚简单生活是幸福快乐的最高人生境界。在物质生活丰富的当代社会中,相当多的人自觉或不自觉地为物欲所役,将金钱视为人生的唯一目标,把自己变成了没有灵魂、只有躯壳的奴隶。他们为了贪得无厌地占有一切自己需要和不需要的物质财富,整日行色匆匆。就连天真的儿童也变成了书奴。在家长的精心设计下,为了考上国内名校,出国留学,刚入小学的孩子就背上了几十斤重的书包,早晨六、七点钟上学,晚上六点放学回家,作业又要做到十二点,快乐的童心早已被社会泯灭了,哪里还有一张张天真无邪的笑脸!过度的装修,带来的不是快乐,而是痛苦和疾病。没有亲情,没有友情,没有仁爱,没有健康,没有安详的面容,也没有淡定的悠闲,快乐的生活早就被贪欲抛到九霄云外了。留给人们的只有压力、争斗、欺骗、苦恼、疾病,乃至于自杀等。

现实生活一再说明,简单的物质生活,丰厚的精神生活,才是获得人生的真正幸福与快乐。英国牛津大学经济历史学教授阿夫纳·奥费尔在其《富裕的挑战》一书中指出:我们的敌人不是失业、贫困、恐怖主义或禽流感,而是伴随我们的成功而来的财富。“社会的富裕正在破坏它带来的幸福,成功带来富裕的生活,富裕生活又孕育了无止境的期望”。他根据大量案例指出:“我们匆匆摘下成功的果实,但却忘记品尝它们的味道,最终我们失去了享受简单生活的能力,陷入不断追求成功的漩涡,陷入急躁和忧虑的漩涡。”由此他得出结论:选择简单生活是现代人“为自己寻找一条通向快乐的道路”。只有选择简单生活,才有助于现代人摆脱身外之物对心灵的桎梏,节制过度的富、贵、显、名等世俗欲望与喜、怒、哀、乐、爱、恶等情绪对心灵的损害,克服挫折、失意、痛苦,克服焦虑、抑郁等心理障碍,减轻精神压力,获得“致虚守静”的心态。

整天争名逐利,花天酒地,是不可能达到超然物外的“致虚守静”的人生境界。德国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波尔先生讲过一个故事:一个旅行者在意大利偏僻的小渔村,看到一位青年渔夫在船上晒太阳打瞌睡。旅行者对他说:“你这么年轻,不应该躺在这里,应该出海打鱼。”渔夫问:“然后呢?”“卖钱。”渔夫又问:“然后呢?”“买一条大渔船,然后再打鱼,再买一条更大的渔船。”渔夫继续问:“然后呢?”“然后……可以在船上晒太阳打瞌睡。”渔夫笑着对他说:“我现在不就在晒太阳打瞌睡了吗?”生命越单纯、生活越简单,人生也就越幸福越快乐。

(中国人民大学 葛荣晋)

(责任编辑:御剑飞行的dream)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天师府戊戌年第一期中级法事培训班开班
天师府戊戌年第一期中
江苏昆山市道教协会薄建华会长一行参访道教祖庭龙虎山
江苏昆山市道教协会薄
香港中文大学黎志添教授一行朝圣道教祖庭龙虎山
香港中文大学黎志添教
2018年龙虎山道教协会招聘公告
2018年龙虎山道教协会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