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研究 > 经典解读

重温鲁迅先生“中国根柢全在道教”的科学论断

时间:2014-08-26 09:43:00  来源:龙虎山道教协会  作者:SEAN

鲁迅先生于1918年8月20日给许寿裳的信中曾说:“前曾言中国根柢全在道教,此说近颇广行。以此读史,有许多问题可以迎刃而解。”鲁迅先生在这里,用 极其简洁的语言,肯定了道教在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地位和作用。这是一个科学的论断。鲁迅纠正了长期以来的一种学术偏见,即似乎儒家文化可以代表整个中国传统 文化。

一说到中国传统文化,大家都把注意力集中在儒家文化的身上,认为道教文化可有可无、毫无价值,甚至主张予以彻底消灭。韩愈唱之于前,朱熹和之于后,由来已 久,至今还束缚着有些人的头脑。这并不符合中国的历史事实,阻碍我们全面地了解中国学术文化的历史及其发展规律。由于鲁迅先生是“从旧垒中来,情形看得较 为分明”,他对中国传统文化有极其透彻的了解,所以他能向这种传统的学术偏见挑战。他提出“中国根柢全在道教”这样一个科学论断,令人为之耳目一新。

改革开放以后,随着道教文化研究的逐步深入,道教文化在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地位和作用,逐渐被愈来愈多的人们所认识。于是,鲁迅先生八十多年前这句至理名言的科学性和深刻性,为愈来愈多的人们所接受,认为它完全符合中国文化的历史事实。

鲁迅先生这句至理名言,除了讲明一个客观的历史事实,科学地阐明了道教在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地位和作用之外,它本身并不包含对道教的褒或贬。相反,鲁迅对于 儒家封建礼教是彻底揭露和批判的,他说:“偶阅《通鉴》,乃悟中国人尚是食人民族,因此成篇(指《狂人日记》,引者注)。”要弄清 “食人民族”所指为何,就应当弄清《通鉴》的作者所宣扬的宗旨是什么?司马光编撰《资治通鉴》的目的,是作为封建统治者的借鉴之用,他所宣扬的乃是儒家的 封建礼教,不是道教的道义。因此,鲁迅先生的“食人民族”的论断,所揭露的,主要应当是指儒家所宣扬的封建礼教的本质。既然他说《狂人日记》是在“悟”出 此理之后才“因此成篇”的,所以这里,只要看看他的《狂人日记》,就能够清楚地看到 “食人民族”的内涵及其批判的锋芒了。

《狂人日记》里写到:“凡事总须研究,才会明白。古来时常吃人,我也还记得,可是不甚清楚。我翻开历史一查,这历史没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叶上都写着‘仁 义道德’几个字。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两个字是‘吃人’!”这就是说,他所“悟”出的,就是明白了儒家历来所讲的 “仁义道德”那一套封建礼教,其实都是虚伪的,是用来迫害广大劳动群众的,这叫做“礼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正如俗话所说,尽管他们“满口都是仁义道 德”,但却“一肚子的男盗女娼”,也就是《狂人日记》所说的:“我看出他话中全是毒,笑中全是刀。他们的牙齿,全是白厉厉的排着,这就是吃人的家伙。”

儒家强调人人都要“克己复礼”,做到“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道家道教则不然,《道德经》说:“失道而后德,失德而后仁,失仁而义, 失义而后礼。夫礼者,忠信之薄而乱之首。”庄子更是认为,儒家所主张的那套封建礼教,乃是残害人的自然本性的。他说:“道德不废,安取仁义;性情不离,安 用礼乐;毁道德以为仁义,圣人之过也。”可见最早指责儒家的封建礼教会导致“人与人相食”的乃是庄子。以上表明老庄对儒家封建礼教的指责,和鲁迅先生对儒 家封建礼教的指责类似。

他在《小杂感》中说:“人往往憎和尚,憎尼姑,憎回教徒,憎耶教徒,而不憎道士。懂得此理者,懂得中国大半。”这里是把道教这一土生土长的中华民族的传统 宗教,与外来的世界三大宗教——佛教、伊斯兰教、基督教——区别看待的。鲁迅认为:只有懂得了人们憎恨世界三大宗教教徒而不憎恨道士的道理,才能真正懂得 中国。表明道教在老百姓心目中的地位,是有深厚根柢的,这也可以作为他的“中国根柢全在道教”这一科学论断的一个旁注。

他和日本著名学者橘朴的一次谈话,也表达了类似的看法。许多日本学者是通过儒教了解中国,而橘朴则试图通过道教,特别是通过民众的道教信仰和道教思想去理 解中国。1923年,橘朴带着有关通俗道教的问题去向鲁迅先生请教,鲁迅先生很风趣地告诉他说:“北京西河沿有狐狸银行,吕洞宾任总经理,在民众中有很高 信用。”橘朴听了之后哈哈大笑起来,反问说:“那不是唐代仙人的名字吗?世上的事真稀奇,中国政府为什么会允许死了一千多年的吕纯阳任银行总经理呢?”鲁 迅先生说:“政府的事我不清楚,但民间的确相信吕纯阳是银行总经理,说这位仙人担任总经理没错儿。这是人民不相信当局的结果。仙人是正直的,慈悲的,而且 是具有超自然力的。因此,将财产委托给仙人没错儿。”又说:“他们认为这位仙人当总经理将是靠得住的。人的力量毕竟有限,所以,如果让长生不死的神仙来试 试的话,也许用不到那样担心了。”橘朴和鲁迅先生这次谈话的中心就是通俗道教”,在当时的中国,除鲁迅以外,别人很难这样评价通俗道教。

鲁迅先生对于道教并非外行,鲁迅先生深知道教在中国民众中具有巨大的影响力。因此,他和橘朴的谈话也可以作为 “中国根柢全在道教”论断的另一旁注。既然他认为民众并不憎恨道士,而且道教的神仙人物是“正直的,慈悲的,具有超自然力的”,是民众心目中的救星,那 么,就表明他对道教文化的合理内核是肯定的。

鲁迅先生与橘朴的谈话,并不是一次偶然的随便闲谈,而是有他自己的宗教观作理论根据的。朱越利先生对此曾经指出:“鲁迅对吕洞宾担任银行总经理的分析,实 际上也说明了阶级社会中宗教产生和存在的社会根源。所以,他同橘朴谈话中对宗教产生的根源的阐述,对我们研究他的宗教观的发展,是非常宝贵的。”

综上所述,鲁迅先生之所以能够作出“中国根柢全在道教”这个英明论断,绝非偶然。套用山本秀夫的话来说,在当时的中国人中,除鲁迅先生以外,别人是不具备 作出这一科学论断的学识的,因此,不能以鲁迅先生并非以道教史家闻名于世而贬低其意义。鲁迅先生不仅是近代一位卓越的文学家,而且是近代一位卓越的思想 家,他不仅对中国传统文化有全面而深刻的认识,在宗教方面也有许多精彩的论述,就连日本同行学者对此也感到钦佩。我们对于如此卓越的一位思想家所得出的如 此卓越的至理名言,为什么不予以重视呢?
 

(责任编辑:御剑飞行的dream)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天师府戊戌年第一期中级法事培训班开班
天师府戊戌年第一期中
江苏昆山市道教协会薄建华会长一行参访道教祖庭龙虎山
江苏昆山市道教协会薄
香港中文大学黎志添教授一行朝圣道教祖庭龙虎山
香港中文大学黎志添教
2018年龙虎山道教协会招聘公告
2018年龙虎山道教协会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