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研究 > 养身修真

论仙学大师陈撄宁之人生观

时间:2015-03-30 09:31:00  来源:龙虎山道教协会  作者:SEAN
  道教是我国土生土长的宗教。可是流传至清末即已衰落,进入民国,又是时运多蹇,道教一直不振②。直至1949年后,才激发起一些热心于道教文化的有识之士,说及改革和创新道教的工作,其中影响深远的要算是提倡仙学的陈撄宁先生。在道教界内,一提起近代道教人物,无人不知陈撄宁先生。近日他的著作《道教与养生》③又再版行世,这也是促成笔者写此文的原因。这几年来,研究陈先生“仙学”著作的学者逐渐多起来,早年有其学生徐伯英、袁介于台湾编辑陈先生的著作《中华仙学》,由台北真善美出版;后有李养正教授、胡海牙老中医师及上海的吴亚魁先生等,亦皆有研究文章谈及陈先生④。笔者本文则意在通过陈撄宁先生所提倡之仙学理论,去了解陈先生的思想、人生观。陈先生上世纪三十年代曾提出“倡仙学以救国”,在道教处于低迷状态的当时,其新知卓见,确有振聋发聩之影响。我们今天再重温其学术思想,或许在当前提倡传统宗教现代化或宗教改革等方面,会有些新的启迪作用。
  要了解陈撄宁先生的人生观,首先要先知道其生平事迹及他所提倡之仙学内涵与社会价值,进而了解他的人生哲学。要弄清这些问题必定要阅读他的著作。陈先生有许多文稿发表于1933年7月创刊于上海的《扬善半月刊》及于1939年3月创办的《仙学月报》和后期于1962年创刊《道协会刊》(只有一至四期有其文章,后因“文革”关系停刊,至1980年才复刊)。这些文章后来皆由其学生及中国道教文化研究所搜集整理编辑成书;据李养正教授统计,他留存下来的文稿约近六十万言,有些文稿已散佚。他的著作大体可分为道家与道教论文、仙学论文、丹道、诗歌与书信⑤。
  陈撄宁(1880-1969),原名元善、志祥,字子修,后因好《庄子》⑥而改名“撄宁”,道号“撄宁子”,道名“陈圆顿”⑦,为道教全真龙门派第十九代居士。祖籍安徽怀宁人,从幼便遍习儒家经典,为清末秀才。据他于1953年10月下旬所作《自传》说:“父亲以教书为职业,家中设馆授读。我自幼即受家庭私塾教育。三岁时,开始读书,到六岁时,已读完三字经、四字经、百家姓、千字文、论语、孟子、大学、中庸。七岁至十一岁:读诗经、书经、易经、礼记、左传。十二岁至十四岁:学做诗文。读古文、古诗、八股文、试帖诗。”在《自传》内他亦说十五岁已患有“童子痨”,后改从其叔祖父学中医,同时试做仙道功法,逐渐恢复健康。二十五岁时考入安徽高等政法学堂,不久因旧疾复发而辍学,于是立志求道,离家访求名师。
  “先寻访佛教中有名的高僧,如九华山月霞法师、宁波谛闲法师、天童山八指头陀、常州冶闻和尚等。但佛教的修养法都偏重心性,对于肉体仍无办法,不能达到祛痛延龄之目的。”⑧
  后又寻访道教中人,如苏州穹窿山,句容县茅山,都是香火地方,道士们皆不谙修养功法。陈撄宁先生为了要彻底探求道家丹道的底蕴,认识道家道教学术之全体,便于1912年起,在上海白云观内花了三年时间,通读明版《道藏》5485卷。1915年,他为开阔知识视野,又致力研究佛学,于是又在杭州城外海潮寺佛教所办的华严大学住过一段时间。因此他自述其师承:
  “作正式导师,前后共有五位:北派两位,南派一位,隐仙派一位,儒家一位。……若论到龙门派,仆算是十九圆字派。”⑨
  可见他的炼养工夫,是集多派于一身的。1916年,陈撄宁先生由北京返回上海与西医吴彝珠女士结婚,并在上海市民国路开设诊所行医。1922—1932年期间,又曾进行了国内外堪称罕见的外丹试验。终因军阀混战和日本侵华而中辍,据其弟子胡海牙老中医的记述,“陈撄宁先生经过多次试验,得出了结论:证明古神仙所遗外丹口诀,确有所凭,决非欺罔。”
  1933年至1937年,他在行医之余,亦担任由张竹铭创办的《扬善半月刊》之主笔。1938年5月张竹铭等人为了支持陈撄宁先生有组织地开展仙学研究,创办了中国第一所“仙学院”,请陈先生主讲仙学理论。这时他公开讲授了《周易参同契》、《悟真篇》、《黄庭经》、《灵源大道歌》、《孙不二女功内丹次第诗》等仙学典籍。1939年《扬善半月刊》改名为《仙道月报》,重新发行,倡道仙学。1953年赴杭州,同年10月经浙江省人民政府聘为省文史馆馆员。1957年4月,陈先生在第一届全国道教徒代表会议上被选为道教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同年,陈撄宁先生应邀在杭州屏风山疗养院讲授静功疗法,撰成《神经衰弱静功疗养法问答》。1961年当选为第二届道教协会会长,此时他已是八十一岁高龄。随即提出应展开道教学术研究,并精心制订了《道教研究计划》和《培养道教人才计划》,还提出了:“在教言教,按道教本来面目研究道教”的方针瑏瑡。其后,又创立了中国道教协会研究室,整理道教文献资料,编写了《中国道教史提纲》,出版了《道协会刊》。又于1962年9月创办“中国道教知识进修班”(即现在中国道教学院之前身)。据笔者听胡海牙老师忆述,陈先生虽年逾八旬,但仍保持良好的修为,且耳聪目明、思路敏捷、身体轻健;还曾对学生说:“如能保持清静修炼,起码可以活到一百二十岁。”或惜,中国于1966年起,便发生了“文化大革命”,道教界受到冲击,陈先生内心深为抑郁、惶恐,再也无心住世,终于1969年5月25日病终北京,享年89岁。
  陈撄宁先生虽未能如他所说的活到一百二十岁,但他倡创的“仙学”,及他晚年在中国道教协会为道教所做的一切,皆广受赞扬、影响深远。时至今日,受惠于他所提倡的养生之学的人,真是数不胜数。要弄清陈先生的主张、学说,必先读其著作:八十年代以后,他的著作已陆续出版,现在可以读到的,起码有二十种以上。计有:《史记老子传问题考证》、《老子第五十章研究》、《南华内外篇分章标旨》、《解道生旨》、《论白虎真经》、《辨楞严经十种仙》、《论四库提要不识道家学术之全体》、《黄庭经讲义》、《道教起源》、《太平经的前因与后果》、《静功疗养法》、《读高鹤年居名山游记》、《仙与三教之异同》、《论性命》、《最上一乘性命双修廿四首丹诀串述》、《口诀钩玄录》、《与因是子讨论先后天神水》、《孙不二内丹功次第诗注》、《灵源大道歌白话注解》、《外丹黄白术名家序跋》,主编《道教知识汇编》、《中国道教史提纲》,另有中国道协保存之先生讲稿及其在《扬善半月刊》、《仙道月报》书写之文章及回答读者之书信(大部分亦已出版)。
  从陈先生的《自传》及他的所有著作中,我们可以清楚看出他的“仙学”之形成过程,先读儒学,再进安徽高等政法学堂学习其他学科,最后,才用功于道教及佛教。所以他是一个儒、释、道三家学术皆通的道学家。至于“仙学”这家,是经过他实证、圆通,顿悟后才提倡的,所以他认为这一家,应自成一家,绝不能附于任何一家之后(这点稍后将再谈及)。至于他的人生观,当然与他以上的这些经历是分不开的。陈撄宁的人生观是:积极、乐观;他认为人生是有缺憾的,而成仙是他人生最高追求的目的。
  陈先生一直提倡仙学应自成一家。他说:
  “所谓仙学,即指炼丹术而言,有外丹,内丹二种分别,自古学仙之人无不炼丹者。此种人常隐藏于儒释道三教牌名之下,不肯出头露面大胆承担。”
  又说:
  “余今日道不得已,将仙学从三教圈套中单提出来,扶助其自由独立,摆脱三教教义之束缚,然后方有具体的仙不可言。”
  而且他强调的是道学不是道教,但说仙学的经典,从他后期进入道协工作,他一生皆一直离不开道教,我想道家道教同出一辙,亦无需去加以细分。陈撄宁先生所以提倡“仙学”,这是与他一生与疾病作抗争分不开的。他《自传》说他因为昼夜用功,无体操运动,又缺乏营养,以致得了童子痨,这病当时来说是绝症,无药可医。他有仙学之成就,最初是出于“自救”才入门的。所谓“医道同源”,自古以来中医与道教皆是分不开的。从中国古时巫医不分,到后期的神仙道士和医药方士也同源,道士多兼行医术,如葛洪、皇甫谧、陶弘景、孙思邈等皆为著名之高道,亦是名医,唐代高道孙思邈被后世尊为“药王”,他的医学著作也收入《道藏》之中。而陈先生本人亦在《论〈四库提要〉不识道家学术之全体》内,提及医道与仙道关系至为密切,凡学仙者皆当知医。陈撄宁因为要自救,转而学医,这也注定他与道教结下不解之缘,他在《读〈化声自叙〉的感想》中有这样的回答:
  “若以我个人历程而论,初以儒门狭隘,收拾不住,则入老庄,后以老庄玄虚,收拾不住,则入于释氏;更以释氏夸诞,收拾不住,遂入神仙,吾将以此为归宿矣!”
  所以他后期编辑的《道教知识类编》中,于道派“方仙道”一节中,即详加解释:
  “‘仙’是说‘神仙思想’,在古代的各家学派中,神仙思想是自成流派的,《汉书·艺文志》中有‘神仙家’,注说:‘神仙者,所以保性命之真而游术于其外者也,聊以荡意平心,同死生之域,而无怵惕于胸中。’”
  陈先生在《孙不二女功内丹次第诗注》中亦说:
  “夫神仙所以可贵者,在其成就超过庸俗万倍,能脱离尘世一切苦难,解除凡夫一切束缚耳,非徒震于神仙之名也。”
  由此陈先生认为人生只有通过修炼成仙,才可脱离苦难。所以他担心神仙学术一旦埋没于三教之内,便失其独立性,亦会受宗教教义之束缚,而不能自由发展,所以主张应划分明白。他说:
  “余主张仙学完全独立,不必牵涉到儒释道三教范围之内。为方便计,亦只能仙与道一贯,再扩而充之,则道与儒本属同源,其间亦自有沟通之路径;但万万不可与佛教相混合。”
  纵使陈撄宁先生对其倡创之“仙学”有以上的见解,但我始终认为仙学与道教之内丹养生学是不能分离的,正如道家与道教不能截然分家一样,所以分析陈撄宁之人生观,归根到底依然是道教的人生观。
  总括陈撄宁之人生观有以下特点,现分述之:其一,他认为人生应以“道”为最高追求目标,即修炼而得道成仙,一般的道教徒亦以“道”为最高之追求目标。《道德经》有“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道士尊道而贵德;所谓一化三清,三清即道之化身。陈撄宁在《道教知识类编》对“道”有这样的解释:“‘道’是老子的宇宙观,又是他的方法论,他将‘道’运用在许多不同方面;他的社会思想主张‘无为而治’;他的人生观是‘清虚以自守,卑弱以自持’(见《汉书·艺文志·诸子略》);他的修养方法是要‘深根固蒂,长生久视。’”他认为以“道”为准则,通过一定的修炼,人就可以返本还原,和大自然之“道”同一体性,而处于永恒不变的境地。这也就是老子所说的“谷神不死”。后来的仙学就是在他这一思想基础上成长起来的。所以仙学内有所谓:
  “虚化神,神化气,气化精,是顺则生人;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是逆则成仙。”
  其次,我认为陈撄宁先生之人生观是乐观积极的。这点我想陈先生自从“自救”而学医开始已有这个观点。陈先生通过对仙学经典的研习及后来把无药可治的痨病治好,所以他坚信通过修炼,可以长生不死,成为神仙。他在《答上海钱心君七问》有这样积极的回应:
  “古代的神仙,尸解的已经尸解了,飞升的已经飞升了,都是离开这个地球,跑到别的世界上去了。你如何能看见?尚有一两位未曾做到尸解地步的半仙,他又躲在深山古洞之中,人迹罕到之处,永远不肯出来,在那里等候尸解。所以世上人也不能看见他们。我们的志愿与他们不同。假使将来侥幸成功,必定要长住在地球上面,让世人都可以看见,并且还要管管闲事。别人家没出息,总说今人不及古人,我的见解认为今人胜过古人,后人还要胜过今人。古人做不到,只问我们肯做不肯做。”
  在同一回答中,他又说:
  “神仙要有凭有据,万目共睹,并且还要能经过科学家的试验,成功就说成功,不成功就说不成功,其中界限,假如铜墙铁壁,没有丝毫躲闪的余地。”他强调人如真的下苦功修炼,积极研习,确能达到神仙之地,并不是渺茫无凭的。
  同章他又说:“今世修炼神仙之术,能完全成功的,我未曾见过。但一半成功却是有的,然也不足为奇。这全靠我们后起之秀,发愤有为方可登峰造极,超过前人。自古神仙成功,都是留得肉体在世。就说白日飞升罢,也是连体一同去的,况且又在青天白日之下,万目共睹,如何能说他渺茫无恁?”
  由此可见,陈先生一生对仙学之态度,皆充满自信、乐观、积极的态度。所以他强调学仙者应立下志愿,希望能今生现得,今生能否成功是要靠个人的努力。他说人虽实行,而不积极,时断时行,也是无济于事的。
  其三,陈先生认为人生是有缺憾的,只有仙家能补人生之缺点,打破定律通过修炼达到完满。他说儒家见解,认为人生是经常的,所以宗旨在维持现状,而不准矜奇标异,因此人生永无进化之可言。释家见解,认为人生是幻妄的,所以宗旨在专求正觉,而抹煞现实的人生。因此学理与事实常相冲突,难以协调。道家见解,认为人生是自然的,所以宗旨在极端放任,而标榜清静无为,以致末流陷于萎靡不振,颓发自甘。仙家见解,认为人生是缺憾的,所以宗旨在改革现状,推翻定律,打破环境,战胜自然。纵使承认仙道是可以改变缺憾之人生,但要做到这个层次,我想不是人人可以做到的。陈先生亦说:
  “仙学性质,与各种宗教不同。宗教是要普度,所以注重宣传,只求人人信仰,来者不拒;仙学难以普度,不是人人所能行的。”
  由此可见学仙学而改变缺憾的人生是非常困难的。极少人能像陈撄宁先生,将其缺憾之人生改变过来;且“仙学”更不是心性之理,可以悟而解决,陈先生所说之仙家修炼之术是通过明师传授口诀,尚要苦试验,方可有几分希望;纵然本人有志刻苦,尚要外缘具足,方可许你试验;从然外缘具足,尚要自己道力坚定,方可不致弄巧成拙。要修炼成仙,应是困难重重的。但总而言之,陈先生坚持“长生是实,有目共睹”,而且绝不迷信,其能力高出世间一切科学之上。他在《与朱昌亚医师论仙学书》也提及:
  “顿研究仙学已三十余年,知我者,固能完全谅解,不知者,或疑我当此科学时代,尚要提倡迷信。其实我丝毫没有迷信,惟认定仙学可以补救人生之缺憾,其能力高出世间一切科学之上,凡普通科学所不能解决之问题,仙学皆足以解决之,而且是脚踏实地,步步行去。”
  由此段说话思考,人生最大之缺憾,莫过于生命之短促,而仙学却是要缩短人类进化过程之学,它是可实验,有系统可以研究,有历史可以考证。所以陈撄宁倡导的仙学,是可以给修炼者或研究者通过仙学之原则去进行探讨的。本文谈的是陈撄宁之人生观,目的是想介绍其人、其思想而已,至于仙学的具体内容问题,笔者则是门外汉了。
  总结以上三点,可以看出陈撄宁先生人生观确是处处留有道教的影子,虽然他倡导的仙学,不想与任何宗教拉上关系,想保持其独立性,但有一点必须提出的是,陈先生仍是以弘扬道教文化为己任,这点以下特作说明。他《答江苏如皋知省庐》,便已概括为何仙学要远离宗教,甚至道教。他说:
  “中国仙学相传至今,将近六千年,史称黄帝且战且学仙,黄帝之师有数位,而其最著者,群推广成子。黄帝至今,计四千六百三十余年,而广成子当黄帝时代,已有一千二百岁矣……”
  跟着他说为何不依附于宗教:
  “后人将仙学附会于儒释道三教之内,每每受儒释两教信徒之白眼,儒斥仙为异端邪说,释骂仙为外道魔民。道教徒虽极力欢迎仙学,引为同调,奈彼等人数太少,不敌儒释两教势力之广大,又被经济所困,亦难以有为。故愚见非特仙学从儒释道三教束缚中提拔出,使其独立自成一教,则不以绵延黄帝以来相传之坠绪。”所以他便自告奋勇,担起此大重任。在提倡仙学之余,陈先生也是不忘道学的,他于《扬善半月刊》上说:
  “我所提倡的,是道学,……一则看见今时修行的人们,除了阿弥陀佛而外,竟不懂‘道’是何物,故本我的夙愿,来试为提倡。”
  又说:
  “《扬善刊》宗旨,是贯通三教的儒教佛教的材料,非常之多,而且流行的有关出版物,到处可以购得。但是道学仙术的材料,最感缺乏,书籍亦寥寥无几,相形之下,未免偏枯。”
  最后,陈先生的为人,我想也是值得一提再提的。在他的作品、文稿里,我们不难发现陈先生那种谦虚无私,豁达,及爱护读者的那种情怀,他认为仙家也有密教,所谓密教是要严守秘密的意思。而陈先生他说仙家可以告人,他已全部说出,毫不保留。他说:
  “仙家亦有显教有密教。显教是吐纳导引,炼气辟谷,服食等等,精思存想,清净生忘等类法门,数不胜数,凡开此种问题,鄙人知无不言。”
  对于口诀理论,他亦说于杂志上,每期总有几处流露出来……
  “以普及论,凡全国各埠许多不认识之人来函问道,无论赵钱孙李,有问必答,凡好道诸君,以为通函问答,尚有所未书,必欲亲自面说者,只须其人自具足诚意,我亦未尝推绝,不管富贵贫贱男女老少,一律平等相待,并不要他们报酬。”
  对于有读者问些基本问题,陈先生亦认真,平实作答,与那些江湖之士相比,更可示出他的可敬之处,如有读者问:
  “初下手为学道,何法为最?”陈先生即详而答之:
  “读书明理为最重要,不可先求法子。俟书理透彻之后,法子一说便知,再者除读书明理之外,尤须立德立品,如果品学兼优,更过机缘凑合,则所得者必上上等法子。若品德虽好,而学问不足,则可得者,当是上中等法子。若学问虽好,而品德欠缺,此种人只能普通法子。若品学俱无者,此种人对于仙道,可谓无缘,虽然勉强要学,只好学一点旁门小术江湖口诀而已。”
  总结陈撄宁的一生,他的为人,他的学说,他为道教所做的贡献,皆是很值得后人学习的。无论是否信仰道教,对于他提出之仙学理论,其目的是要“健强民族”,此目的是很值得后人歌颂、敬仰的。至于他的仙学,由于要得道成仙,绝不容易,纵使有历史可寻,有成功之例子,但确是微乎其微,所以到他晚年于健康院,提倡静坐气功等养生功法,我想这是从实际去思量。再想,陈先生处于军阀混战,国家被人侵略的乱世时代,国民被称做“东亚病夫”,所以提倡仙学去除疾病,强壮身体,确是重要的,确是爱国爱民的表现,这点在研究陈撄宁之所有学者们皆非常赞同。我想强健国民身体是非常重要,什么时候皆需要的。所以,八十年代后,将陈先生之著作重新出版,皆极受欢迎,这确有其现实意义。但在查看陈撄宁的人生观很容易发现人之健康长寿,除了有功法,口诀等方法外,道德修养应要放在最高位置,这也是本文主旨之所在。
  注:①仙学,就是研究人的卫生、养生、摄生和精神境界的净化提纯,乃至身与意的统一、升华,直至再生、长生的学问。参照胡海牙:《仙学大义———陈撄宁先生仙学理论串述》,《仙学精要》,(2000年6月于北京)(供内部研究);页1。
  另有“中华仙学”:即关于天元神丹、人元大丹、地元灵丹的学说,包括内丹学和外丹学。仙学源于春秋战国时期的神仙家。数千年来,神仙家为了同死亡作斗争,对人体内的奥秘作了百折不挠的探索,并把他们进行自身人体实验的结果记录下来,形成上千卷丹经,提出一套仙人(或真人)境界的理论,这就是“中华仙学”。胡孚琛主编:《中华道教大辞典》,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1995年8月,页1127。
  ②见[日]洼德忠:《道教史》,上海译文出版社,1987年7月。
  ③陈撄宁:《道教与养生》,华文出版社,2000年1月。
  ④李养正:《论陈撄宁及所倡仙学》,《道教与养生》,华文出版社,1989年7月第一版:附录于页444。
  洪建林编:《仙学解秘———道家养生秘库》,大连市出版社,1991年9月。
  田诚阳:《仙学详述》,宗教文化出版社,1999年7月。
  吴亚魁:《论〈扬善半月刊〉》,《道家文化研究》第九辑,1996年6月。⑤见李养正教授主编:《当代道教》第九章:《陈撄宁道教长生理论新说———仙学与静功》,东方出版社,2000年8月。
  ⑥“撄宁”意指道家所追求的一种修养境界,谓心神宁静,不为外界事物所扰。《庄子·大宗师》:“其为物无不将也,无不迎也,无不毁也,无不成也,其名为撄宁。”成玄英疏:“撄,扰动也;宁,寂静也……动而常寂,虽撄而宁者也。”将,送。意思是人世迎来送往,成功失败,都不能扰动其心。
  ⑦见田诚阳:《仙学详述》,页11有:“考据一九四一年《仙学月报》第二十五期第三版载《重修委羽山大有宫宗谱序》,末署为‘皖江撄宁子陈圆顿拜序’,则陈撄宁先生龙门派之道号乃为‘撄宁子’人多误为‘圆顿子’者非矣,诸君切莫错认!”⑧见陈撄宁:《道教与养生》,《陈撄宁自传》,页45,(2000年3月版)。
  ⑨见《仙学解秘———道家养生秘库》,《答复上海南车站张家界王君学道四问》,页52。
  10、见胡海牙《仙学大养———陈撄宁先生仙学论串述》,《仙学精要》。
  11、见《道教与养生》:《分析道教界今昔不同的情况》,页539。
  12、见《道教与养生》,页406。
  13、见《道教与养生》,页315。
  14、见《道教与养生》,页121。
  15、见《道教与养生》,页178。
  16、17、见《道教与养生》,页300。
  18、见《道教与养生》,页402。
  19、见《道教与养生》,页403。
  20、见《道教与养生》,页317。
  21、见《仙学解读》,页235。
  22、见《道教与养生》,页310。
  23、见《道教与养生》,页402。
  24、见《道教与养生》,页418。
  25、见《仙学解秘———道家养生秘库》,页154。
  26、见《仙学解秘———道家养生秘库》,页61。
  27、见《仙学解秘———道家养生秘库》,页53。
  28、见《仙学解秘———道家养生秘库》,页23。
  29、见《仙学解秘———道家养生秘库》,页119。
  30、见《仙学解秘———道家养生秘库》,页132。
  
   (责任编辑:御剑飞行的dream)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天师府举行祈福法会,庆祝中国道协成立60周年
天师府举行祈福法会,
天师府为鹰潭5.15交通事故受难者举行追荐法会
天师府为鹰潭5.15交通
李长春同志参观天师府
李长春同志参观天师府
天师府2017(丁酉)年海外授箓活动通告
天师府2017(丁酉)年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